欢迎访问中国民用机场网

近期制造业国际航空物流供应链运行情况及思考

发布时间:2021-12-01 10:12:00
新闻来源:国际航空运输微信公众号 杨枭
浏览量:868次

发布时间:21/12/01 10:12
PV:868次
新闻来源:国际航空运输微信公众号 杨枭

       01  需求方面

       空运进出口主要区域制造业景气水平较高。欧洲、亚太、北美是我国通过空运进出口货物量最高的区域,我国对亚太主要进出口高科技产品等,对欧洲主要进/出口汽车零部件、机械设备/机器设备配件等,对北美主要出口高科技产品。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是侧面反映航空货运需求的先行指标,2021年10月份,全球制造业PMI较上月微幅回升0.1个百分点至55.7%。分区域看,亚洲制造业PMI趋稳回升,欧洲制造业PMI波动下降,美洲制造业PMI缓降,但全部位于荣枯线上,显示大多数经济体的商业信心、制造业产出和新出口订单正在快速增长。

640.webp.jpg

图1  2020年1月—2021年10月美洲、亚洲、欧洲制造业PMI指数平均值变化情况

注:美洲(美国、加拿大、巴西),亚洲(日本、韩国、越南、印尼、印度),欧洲(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爱尔兰、希腊、西班牙、奥地利、英国、俄罗斯)。


       制造业国际供应链运行压力依然较大。从近期我国制造业PMI各相关指数变化来看,购进价格指数、出厂价格指数在大幅升高后又快速回落,表明近期“保供稳价”等政策落实力度不断加大,有利于扩大制造企业生产意愿。新出口订单指数、进口指数逐步回升,主要受世界经济持续复苏、国外圣诞消费季临近等因素影响,外贸景气度延续改善态势,其中,医药、汽车、电气机械器材等行业新出口订单指数均升至扩张区间,行业出口产品订货量有所增加。然而,近期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持续低迷,表明制造业供应商交货时间依然迟缓,物流服务时效性不高,供应链运行压力依然较大。

640.webp.jpg

图2  2021年6—11月我国制造业PMI相关指数变化情况


       02  供给方面

       国际物流体系运行不畅。国际海运、中欧班列、国际航空货运、国际道路运输构成了我国国际物流体系。国际海运方面,疫情后长期以来海外港口作业效率低、疫情防控等导致港口拥堵、运费大幅上涨、时效不稳定性加剧;中欧班列方面,国际铁路运输量猛增,海外场站换装效率低、边境口岸场站能力不足、欧洲部分场站维修与工人罢工等导致边境口岸拥堵、运费大幅上涨、时效性进一步降低;国际道路运输重点服务边境贸易,但因疫情期间采取的防控措施导致边境拥堵情况时常发生,且口岸疫情频发。

微信图片_20211202015142.png

图3  2021年11月全球10大船公司海运运力供给情况


       国际航空货运能力供给不足。从国际航线看,民航局国际航线审批结果显示2021年10月(含部分11月)批复的国际货运加班包机超过3500班次,反应了短期内国际航空货运运力供给增加,动态匹配需求变动。从市场运力整体供给来看,以往客机腹舱的货运由于国际航线尚未恢复、全货运飞机制造新订单交付期较长等问题,运力方面距以往仍有较大空缺。同时根据“客改货”新规,不再允许国内航空公司改变客舱构型,仅允许在客舱内装载与防疫需求相关的物资,对空运运力的影响也需要持续观测。

640.webp.jpg

图4  2021年9—10月境内外航空公司国际航线(货运)审批情况(单位:班)


       03  一点思考

       国际物流服务在国际供应链体系中依然最为重要。疫情已经改变了国际供应链和库存模式,当供应链中断风险加大时,不少企业选择通过两方面措施提高供应链的自主可控水平,即提升国际运输能力和增加库存。例如,沃尔玛声称在2021年第三季度末将尽可能多地增加库存,并包括通过各种方式保障国际物流能力,沃尔玛一直在购买集装箱、扩大供应商网络、甚至租用货轮确保运力,国际上不少具备充沛现金流的制造和电商企业也在采取类似措施确保供应链安全。但需要注意的是,库存的增加对制造企业生产经营依然会产生巨大的资金压力(特别是对中小制造企业),因此高效与成本可控的国际物流服务依然最为重要。

       国际航空货运需求中远期将有所调整。近期,全球疫情持续反复,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变异病毒“奥密克戎”风险等级确定为“非常高”,截至2021年11月30日超20国采取限制措施,应对疫情常态化的国际贸易与交流依然存在较大的政策不稳定性。依靠国际航空货运覆盖广、高时效性特点,空运需求在全球制造业强劲增长、国际海运和中欧班列持续拥堵、企业库存水平下降供应链中断风险加剧的背景下将继续保持高位。中远期,国际海运、中欧班列的拥堵与价格偏高情形已保持较长时间,将逐步开始缓解,因此制造企业的供应链稳定性可能会有所恢复,这会降低国际航空货运“紧急补货”类商品一定份额需求量。但在国际海运逐步恢复后,一定会有一部分企业依然选择使用空运服务,因为他们在疫情期间重构了自身的国际供应链体系,增加了对陆、海、空不同国际物流方式的运用,来探索在新的国际供应链竞争中,如何使企业综合物流成本下降。

       探索加强“一带一路”、上合组织、RCEP、非洲等区域服务网络布局。亚太是我国空运进出口货物价值量最高的区域,也是空运市场较为稳定的区域,根据有关研究机构的预测,RCEP将为本地区带来新的贸易增量,到2035年,出口和进口累计增量将分别达到8571亿美元和9837亿美元,这部分贸易增量中很多将转化为航空物流需求。欧美处于我国空运进出口价值链第二梯队,而非洲是我国通过空运进出口货物量增速较快的区域。我国与“一带一路”、上合组织、非洲等相关国家国内航司全货机航班份额较低,在近期可结合实际逐步加强对上述区域具有航空货运发展潜力城市的转运中心、海外仓建设,在相关国家互设专属货站,推进枢纽网络共商共建,完善航空物流海外运营网络布局。同时,鼓励国际货运航司拓展国内市场份额,充分用好国际航司的通道、枢纽、网络及服务,加强供应链相关信息数据监测监管,提升我国制造业国际供应链稳定性。



文章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国物流信息中心、Alphaliner、民航局等







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评论.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
相关信息
空运价格仍居高位,供需平衡需较长周期

解读IATA的市场预测:警惕航空货运需求遇冷

对提升我国航空物流服务质量的思考

国际观察 | 英国制造业供应链政策体系解读及启示

意大利航空获得约10亿欧元援助

扭曲的供应链致使航空货运战略选择面临更大挑战

波音:供应链问题将持续到2023年

Copyright 2020 © ChinaAirport Data. All rights reserved.